雍正不只虐官員,還虐自己,那麼,他真的是一個虐待狂嗎?

雍正不只虐官員,還虐自己,那麼,他真的是一個虐待狂嗎?

作為封建王朝的最後一個盛世,雍正是康乾盛世的紐帶。

都知道,雍正是一個政治能力非常出色的皇帝,作為九子奪嫡的最終贏家,其政治手腕可見一斑。現在影視劇也經常演繹這段歷史,在經曆數十年勾心鬥角之後,四阿哥胤禛最終奪得皇位,權傾天下,成為大清帝國的最高統治者。

雍正是一個十分勤政的皇帝,每天都要審閱和批改大量的奏摺,常常批改到深夜。而雍正,卻在歷史上有著暴戾兇殘的惡評,這很大程度是因為:他對朝臣和地方的官員的要求十分嚴格,並且,對於貪官污吏的處罰力度也是非常重的。

雍正年間,對於懲處貪官污吏的力度,是清王朝歷史上最為嚴厲殘酷的,直追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。作為一個有著長期奪嫡經驗的他,深知官員貪污受賄絕對不是一個人的事,其背後肯定有一條關係網,一顆大樹。所以,雍正在處置貪污官員時,會對有關聯人員進行盤查,抱著寧可殺錯不可放過的心理,進行處置。

雍正十分熱衷於抄家,對他來說,這似乎是一項成就感極強的工作,他考慮到,這些官員會將貪污所得轉移給子孫,沒關係,一起解決,要麼殺掉,要麼發配邊疆,直接將這些人日後的希望給斷了!然而,勤勉的雍正,也並非是我們想像中的殘酷不堪,其實,他也有著非常幽默的一面。例如,他在奏摺中的批示就非常「可愛」,相信你看完這些,一定會對他有一個全新的認知。

雍正時期,有一個官員因罪入獄,在獄中的時候他寫了一封悔過書,希望能得到雍正的從輕發落。其中,他這麼寫道:「辜負天恩,羞懼交並」,意思就是辜負了皇帝,已經有了恐懼和羞愧。其實,就是希望可以得到赦免的說辭,雍正深知他的想法。於是,雍正回復道:「知汝懼死實甚,然羞則未也。」(知道你害怕的要死,但是,是否羞愧就不一定了),看來雍正還是一位幽默的皇帝。

除此之外,雍正還是一個率真的人,在對待國家政務上,一貫力求簡潔務實。我們都知道,官場上的形式文章非常多,一些大臣時常會在奏摺上弄虛作假,矇騙皇帝。而許多剛到任的官員,更是大肆鼓吹自己的業績,雍正對此是深痛惡絕。直言道:這類奏摺他只會信一半,大多數情況,他連一個字都不會信。

雍正二年,中原地帶發生了嚴重蝗災,河南巡撫故意隱瞞不報。雍正便通過審問河南的其他官員,知道了實情。而巡撫為挽救自己,上報說:「全省的各個州縣災害已經消滅十之八九了。」雍正知道他說的肯定不是真的,批評河南巡撫說:「若不是你欺騙朕,那便是你被你的下屬欺騙了!」

按理說,這個巡撫經歷這麼一件事也應該知道收斂了。然而,過了兩年,這位調任到甘肅做巡撫的大臣,又搞起吹捧的那一套。當時,甘肅大旱,而在七月的時候,湊巧下了一場雨,這位大臣以為機會來了,便又上奏說:「時逢雨下,必定能夠豐收,這必定是皇上敬天愛民的結果。」但是,雍正卻大為反感,說:「如此大旱,何來豐收,如此粉飾太平的話,朕實在厭惡之極!」

雍正帝時常警告官員說:凡事最重要的是務實,不欺不隱才算良吏,「粉飾、迎合、頌讚、套文陋習,萬不可法」。他對那些吹噓捧高的奏摺,往往不予理會,最多只是寫下「朕知道了」,這樣簡短的批改。然而,對於敢辦實事的官員,雍正也是不留餘力的維護。在雍正看來,大部分科舉進仕的官員,都圓滑世故,善於到處取悅,缺乏真才實幹,所以,雍正對於特別能辦事的大臣,給予極力的支持。

田文鏡就是最典型的一位,作為一個六十多歲的官員,可以說,他的仕途已經基本結束了。但是,在雍正的賞識下他屢遭提拔,做到了河南巡撫的位置之上,估計是頂了我們那位善於追捧大臣的位了。在任期間,田文鏡雷厲風行的進行改革,採取了一系列激進的措施,這大大觸及到了地方鄉紳和官員的既有利益,引起了猛烈的彈劾。於是,關於田文鏡的奏摺,大批量的被送往京城,直言要讓田文鏡走人。

然而,雍正不僅沒有理會這些奏摺,還公開給田文鏡支持,甚至,在給田文鏡的批示中,雍正還十分動情的安慰他說:「朕就是這樣子!就是這樣的秉性!就是這樣的皇帝!爾等大臣若不負朕,朕再不負爾等也。勉之!」這樣直爽的批示大大給予了田文鏡鼓勵,使他更有信心去大力整頓河南政務。

在那時的官員看來,雍正是一個暴君,也有點虐待狂的傾向,當然,他不只虐待別人,也常常虐待自己。對大清朝大部分的官員,尤其是那些貪官污吏來說,他不是一個好上司,特別嚴格還愛整人,很難討好他,他也只欣賞那些踏踏實實幹事情的人。

縱觀雍正掌權期間,在國家治理方面,他確實是一個務實的君主,對於百姓們來說,他也不失為一個好皇帝,為清朝的繼續發展,奠定了一個堅實的基礎,更給後代留下了一個強盛的帝國。

參考資料:

【《清世宗實錄》、《清史稿·列傳八十一》、《河南通志》】